克拉瑪依已有鳥類120種
2019-09-29 13:48:00 來源:克拉瑪依日報

黑禿鷲?2015年12月31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北郊,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紫翅椋鳥 2019年9月8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區南郊。

褐頭鹀 2014年11月1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北郊戈壁灘。

黑頸鹀 2012年11月15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

大鵟 2013年1月13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文須雀 2012年10月28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西郊鳳棲湖景區。

藍喉歌鴝 2018年6月6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灰伯勞 2019年2月4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戈壁深處。

火烈鳥 2018年11月11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東南濕地,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紅嘴鷗 2012年9月1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九公里立交橋南側濕地。

燕隼 2019年9月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黑翅長腳鷸 2011年5月4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波斑鴇 2016年5月26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西郊鳳棲湖畔,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大白鷺 2013年9月6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環頸雉 2019年3月28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棕尾伯勞 2017年5月12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西北郊戈壁灘。

鶴鷸 2019年5月12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白翅啄木鳥 2019年2月20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白云五路。

紅腹紅尾鴝 2012年10月2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北郊防護林帶西側。

巨嘴沙雀 2019年3月2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

獵隼 2019年3月3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白眼潛鴨 2018年9月15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綠頭鴨 2018年3月28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大天鵝 2019年4月2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太平鳥 2014年2月9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銀河小區。

黃喉蜂虎 2012年6月8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烏爾禾區艾里克湖湖畔。

長尾朱雀 2012年12月4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東郊龍山滑雪場東側。

短耳鸮 2019年2月4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黑尾地鴉 2016年6月20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西郊鳳棲湖畔。

胡禿鷲 2017年2月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北郊山峰上,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黑頸鶇 2012年11月15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藍天三路。

白背磯鶇 2014年5月18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西北郊的戈壁灘。

縱紋腹小鸮 2019年2月13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雀鷹 2019年9月6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黃鹡鸰 2019年3月2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217國道南側濕地。

大山雀 2012年10月2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林帶。

西黃鹡鸰 2018年4月30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西郊鳳棲湖景區。

鳳頭?? 2019年9月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古海生態公園。

鳳頭麥雞 2013年9月6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黑鸛 2011年10月3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中心城區南郊,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赤麻鴨 2019年3月7日,拍攝于克拉瑪依市農業綜合開發區。

????只燕隼9月7日出現在克拉瑪依市古海生態公園,這標志著克拉瑪依收錄的鳥類已達120種。

這只燕隼在獵食一只燕子時,被本報記者抓拍到。

在此之前,克拉瑪依市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收錄的鳥類有119種,其中38種屬于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第119種被收錄的鳥叫極北柳鶯,是觀鳥攝影愛好者王瑞8月19日在克拉瑪依市區西南郊的戈壁上抓拍到的,這是北疆地區首次發現這種鳥。

“從小受《克拉瑪依之歌》的影響,特別對‘你沒有草也沒有水,連鳥兒也不飛’這句歌詞印象深刻,但沒想到,現在克拉瑪依有這么多鳥。”《鳥獸物語》作者郭耕說。這位中國著名科普工作者2014年春到克拉瑪依講學時,“一天時間就拍到了32種鳥”。

1958年建市的克拉瑪依,坐落在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常年干旱少雨,地表荒漠化嚴重,自然植被稀少,達不到大部分鳥類生存條件,尤其不適宜旅鳥、候鳥的棲息和繁殖。又因上游截流,克拉瑪依市唯一的天然湖泊——艾里克湖干涸,使鳥類失去了生存條件。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們專門到城區周邊觀鳥,可連麻雀都很難見到。”從事攝影工作41年的克拉瑪依市民姜堯回憶說。他當時協助鳥類研究人員拍鳥。

為改變環境惡劣的狀況,1997年克拉瑪依啟動了“引水濟克”工程。1999年9月,建市前就已干涸的瑪依湖因上游泄洪形成了40多平方公里的新水域。盡管全市用水緊張,克拉瑪依卻不動用這片水域,而是讓它涵養周邊土地,恢復植被。

2000年8月“引水濟克”工程竣工后,克拉瑪依來水量不斷增多,艾里克湖死而復生。與此同時,克拉瑪依又在城區周邊建設了4個水源應急地,并開始大面積植樹造林與恢復自然植被,還采取多項措施保護生態環境。

截至2018年底,克拉瑪依市綠地面積達到11.57萬畝,瑪依湖水域面積達到了359平方公里,它們與自然植被和城外4個水源應急地形成了接連的水域和綠地,從而吸引了更多的鳥類前來棲息和繁殖。

“現在越來越多的候鳥在遷徙途中選擇在克拉瑪依停留。”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馬鳴說,“實際棲息在克拉瑪依的鳥類肯定比已收錄的120種多。”(圖片編輯:崔文娟)

責編:bj001

  • 相關閱讀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