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就業優先筑牢民生之基
2019-09-16 17:36:00 來源:新疆日報

????

新疆日報記者/李春霞

就業是民生之本,連著千萬家庭,連著各族群眾的幸福。新中國成立70年來,自治區就業工作穩步推進。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自治區黨委和政府把就業作為最大的民生,實施就業優先政策,多渠道多形式促進城鄉各族群眾就業創業,群眾的就業之路越走越寬,“勞有所得”四個字的含金量越來越高。

A就業渠道

從包分配到自主就業創業

9月6日,在昌吉職業技術學院大學生創新創業孵化基地,塔希娜語言學習工作室里一片忙碌,它的創辦者是該校今年的畢業生圖爾蓀麥麥提·努爾麥麥提。在學校的幫助下,從大一就開始創業的圖爾蓀麥麥提,如今已注冊了公司,并帶動了10名大學生就業。

同圖爾蓀麥麥提一樣投身創業大軍正成為越來越多大學生的新選擇。據昌吉職業技術學院就業處處長、大學生創新創業孵化基地主任李源源介紹,2017年學校建成大學生創新創業孵化基地,至今已入駐30多個創業項目,創業人數300多人。

“我畢業時還是包分配工作,那時根本沒想過創業的事。”畢業于上世紀90年代初期的李源源感慨地說,現在大學生的就業渠道越來越多,一方面,相關部門為大學生搭建各種就業服務平臺,另一方面,減免場地租金、享受社保補貼等各類創業幫扶政策,助力懷揣創業夢想的大學生揚帆起航。積極的就業創業政策,使該校大學生就業率連續多年保持在98%以上。

從包分配到建立市場導向的就業機制,從“鐵飯碗”到自主就業、主動創業,人們的就業渠道和方式日益多元化,各種就業形式靈活多樣,蓬勃發展。

“經過長期努力,我區基本實現了比較充分的就業。”自治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劉俊昌介紹,近年來,我區就業總量持續增長,結構不斷優化,質量顯著提升,全區城鄉就業人員從1978年的491.25萬人增加至2017年的1307.56萬人。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區就業工作再上新臺階。2012年至2018年,全區城鎮新增就業326.24萬人,年均約新增46.6萬人;農村富余勞動力年均轉移就業274.5萬人次;48.56萬名高校畢業生實現就業,區屬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率保持在88%以上。

數字的背后,是有力的政策支撐。2012年,《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業促進法〉辦法》頒布,就業工作步入法治化軌道;2015年至2018年,我區連續4年出臺關于就業創業工作的實施意見,涵蓋了加強職業培訓、促進農村富余勞動力特別是貧困家庭勞動力轉移就業、推進高校畢業生和就業困難群體就業的系列政策措施,基本形成了具有新疆特色、覆蓋城鄉各類人群的更加積極的就業創業政策體系。

一個個青春的身影,散發著自信的光彩。組織未就業高校畢業生赴援疆省市培養,實施高校畢業生基層成長計劃、“三支一扶”……高校畢業生在就業創業中實現人生夢想。

一句句質樸的話語,道出了由衷的感激。我區建立了零就業家庭24小時動態清零長效機制,就業困難人員有了工作和收入,生活有了保障。

一張張淳樸的笑臉,綻放著幸福的笑容。我區開辟了就地就近就業、疆內跨地區轉移就業、轉移到企業就業等多種轉移就業渠道,農村富余勞動力持續增收,日子更有盼頭。

B就業扶貧

從農民到產業工人

“我父母都是農民,初中畢業后我就在家務農,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做夢也想不到,我和妻子還能在大企業上班,住上烏魯木齊的樓房,有了自己的家。”9月8日,在烏魯木齊市恰爾巴格街中泰雅居小區,居民艾麥提江·馬穆提和妻子打掃完剛裝修好的新房子后感慨地說。

2017年4月,依靠自治區轉移就業的好政策,艾麥提江和妻子祖麗胡瑪爾·阿布都外力從疏附縣到新疆中泰化學阜康能源有限公司就業,艾麥提江是叉車工,祖麗胡瑪爾是操作工,如今夫妻倆月收入近萬元,比在家種地一年的收入還要多。去年底,他們購買了一套公司的保障性住房,“剛買了一臺很大的液晶電視機,這兩天準備去買沙發和地毯。”祖麗胡瑪爾高興地說。

從偏遠鄉村到繁華都市,從農民到產業工人,從土坯房到高層住宅,自治區轉移就業的好政策,改變了艾麥提江和妻子的命運,也改變了很多像他們一樣的貧困人員的命運。

勞動是創造財富的源泉。讓南疆貧困家庭勞動力有事干、有錢掙、能脫貧,是自治區黨委和政府一直牽掛的事。

近年來,我區聚焦南疆四地州,大力實施就業扶貧規劃,先后制定實施了喀什、和田地區城鄉富余勞動力有組織轉移就業三年規劃、南疆四地州深度貧困地區就業扶貧三年規劃和自治區旅游產業帶動就業三年行動規劃,以就業扶貧為抓手,全力支持南疆地區脫貧攻堅。

政策紅利如春風拂面,讓更多的貧困家庭勞動力實現了“一人就業,全家脫貧”。據自治區人社廳統計,2018年,南疆四地州22個深度貧困縣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勞動力通過多渠道實現穩定轉移就業7.5萬人。在政府的組織和幫扶下,更多像艾麥提江一樣的南疆貧困家庭勞動力,在家門口的村辦工廠、扶貧車間實現就業,在國有企業、非公企業和公益崗位等不同的崗位上實現了就業,有了穩定的工作、可靠的收入,更有了對未來美好生活的信心和向往。

“我們已經形成了以政府主導為基礎的有組織轉移就業新機制,有效破解了南疆富余勞動力轉移就業難題。”自治區人社廳農民工工作處處長李宏武說。

C職業培訓

從穩就業到高質量就業

做大就業總量的同時,我區從供給側發力,千方百計提高勞動者素質和技能水平,促進穩定就業和更高質量就業。

“我1997年參加工作,從初級工、中級工一直評到高級技師、高級工程師,每月工資從一兩千元到現在的近萬元。這幾年,黨和政府對技能人才越來越重視,我們的收入也如芝麻開花節節高,日子越來越好。”9月10日,特變電工新疆變壓器廠高級工程師王常平說。

工作20余年的王常平,如今已是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帶頭人,她的成長經歷也為廠里的年輕員工樹立了榜樣,“我要多向師傅學習,干一行、愛一行、精一行。”剛參加工作一年的工藝員張曉楊說。

一邊“有活沒人干”,一邊“有人沒活干”……過去,結構性矛盾制約了就業質量提升。今年,高職院校、技工院校擴招,鼓勵更多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新型職業農民報考;企業新型學徒制培訓全面推行,補貼標準為每人每學年4000元;實施新生代農民工職業技能提升計劃,特別是加大對貧困人員的技能扶貧力度……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的加強,既能為高質量發展增加人才供給,又有利于“人盡其才、人有其崗”。

據自治區人社廳統計,截至2018年底,我區共有國家級、自治區級技能大師工作室87個,國家級、自治區級高技能人才培訓基地41個,2018年全區新增高技能人才3.4萬人。

“我們正在加快培養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為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自治區人社廳職業能力建設處相關負責人說。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