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接力 新疆大地生意盎然
2019-09-13 19:12:00 來源:新疆日報

?? □本報記者/劉東萊

九月的新疆,天高云淡,金風送爽。瓜果飄香的塔里木盆地北倚天山諸脈,南望昆侖群峰。以千萬畝胡楊林為配飾,塔里木河宛如一條璀璨的項鏈,尾端臺特瑪湖波光粼粼,恰似天地間最美的吊墜。北疆,準噶爾盆地內野馬蹄聲迅疾如雷,阿爾泰山脈色彩絢爛奔放。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黨和政府帶領下,這片土地上的人民用勤勞、奉獻和智慧,讓天山南北萬物興盛、生意盎然。

A

鍥而不舍 綠波填充大地底色

9月9日黃昏,夕陽下的庫木塔格沙漠金光燦燦。沙漠邊緣,鄯善縣萬畝胡楊林基地,綠樹綿延伸向遠方,成為落日余暉里一道別樣風景。

鄯善縣國家級公益林管護站副站長裴玉站在一處沙包上,指著層層疊疊的胡楊和梭梭說:“那是我們以前栽下的,當時說一定要讓這里變成綠色!現在已成現實。腳下這片林子是今年栽的,這里也會變綠!”

“經過長期不懈努力,新疆人工綠洲面積比新中國成立之初擴大近5倍。”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生態保護修復處副處長楊建明說,“新疆變得越來越美了。”

這片土地的發展始終與綠色息息相關。楊建明介紹,截至2018年底,僅三北防護林工程面積,全疆已近6700萬畝。

以柯柯牙為中心,在阿克蘇地區綿延不絕的綠海里,到處掩映著紅彤彤的蘋果,猶如一張張歡樂的笑臉。“我們紅旗坡是柯柯牙一期工程建設地,更是阿克蘇地區林果產業化的發源地之一。”9月10日,阿克蘇地區紅旗坡農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范江明說,“70年來,我們沒有辜負‘紅旗’兩個字。”

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阿克蘇地區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干,以柯柯牙為原點,開啟了豪氣干云的荒漠化治理進程,并在其中不斷探索生態治理的可持續發展模式。30多年來,阿克蘇地委和行署領導班子換了七屆,最初植樹的青年已成老人,柯柯牙荒漠綠化工程卻從未停止。時至今日,450萬畝林果遍布渭干河、阿克蘇河流域,托木爾峰下綠屏阻大漠,白水繞諸城。

以阿克蘇為代表,從額爾齊斯河畔的布爾津,到昆侖山腳下的麥蓋提,從東望陽關的哈密,到西眺帕米爾的阿圖什,70年來,新疆各地克服各種困難,以鍥而不舍的精神,一代接著一代綠化國土,用蕩漾的綠波,逐步填充著大地的底色。

“在新疆,我們很自豪。”楊建明說,“駿馬西風塞北,杏花春雨江南,這有著天壤之別,沒有綠色就沒有人類生存的地方,這是個偉大的事業!”

B

綜合施策 全面完善治理體系

今年4月10日上午,庫爾勒市孔雀河第一分水樞紐前,閘門緩緩開啟,清澈的河水滔滔涌出,奔向數百公里外的天然胡楊林。“什么是生態優先?”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河長制工作推進辦公室主任馬明說,“人與自然的用水同等考慮,不因為人的需求而無視其他生命的存續。”

從2017年開始,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連續3年向孔雀河中下游生態輸水,累計輸水10億立方米,結束了孔雀河下游斷流15年的歷史。而那條浩浩蕩蕩的塔里木河,截至2018年底已經連續19年向下游生態輸水,累計下泄生態水77億立方米。

這些水是人節省下來的。70年來,新疆盡最大可能建設節水設施,不斷更新發展理念,一步步拉近與自然的距離。天山南北,一條條防滲渠串起平整的條田,以滴灌設施為基礎的高效節水工程,不斷推動著農業的變革,在“總量控制、定額管理”的前提下,充分利用著珍貴的水資源。

以昌吉回族自治州為代表,農業水價綜合改革在天山南北鋪開,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機制持續完善,越來越多的水從田地流向廣袤的荒野,讓以胡楊、梭梭、紅柳為代表的荒漠植物不斷復蘇,更多流沙被固定,沙丘上冒出欣欣向榮的植物。

水不僅得到了更充分的利用,還變得更加干凈。截至2018年底,我區已建成城鎮生活污水處理廠113座,城鎮污水處理率約為91%,所有城市、縣城具備了污水收集處理能力,自治區級以上工業集聚區(園區)集中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完成率達到93%。全疆各地,近2萬名河(湖)長帶領著各族人民,管護著3355條河流和110個湖泊。

大地變綠,流水變清的同時,天空也在變藍。新疆采取一系列措施進行藍天保衛戰,持續加強工業、燃煤、機動車“三大污染源”綜合治理,推動火電、水泥等重點行業企業冬季錯峰生產,開展“散亂污”企業綜合治理、石油化工等行業揮發性有機物污染防治。全區所有運營加油站均安裝了油氣回收裝置,并改善貨運運輸結構,逐步減少重型柴油貨車在大宗散貨長距離運輸中的比重。

C

相融共生 生活因而充滿希望

黨的十八大以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在天山南北得到深入貫徹落實,新疆的生態文明建設在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行。

截至2018年底,2200萬畝林果遍布新疆大地,總產量超1000萬噸。2019年,自治區將林果業“提質增效活動”升級為“提質增效工程”,詞義的變化,顯示著新疆林果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的光明未來。

伽師縣克孜勒蘇鄉古魯巴什村村民艾尼瓦爾·阿布來孜已是第4年種植新梅。“一畝新梅可以收入2萬多元。”艾尼瓦爾說。他只是天山南北無數果農中的一位,如今,林果業收入已占據南疆農民收入的三分之一,有些地區甚至超過農民收入的半數。

連沙漠都在成為財富來源。2016年,吾買爾·買買提從鄯善縣迪坎鎮農業機械推廣站辭職,拿出所有身家,領著十幾位農民開始在沙漠中種植梭梭。如今他的寶地農產品農民專業合作社已擁有2700畝梭梭林,其中1600畝嫁接了大蕓。

多年治理讓塔河流域煥發勃勃生機。中科院生地所監測數據顯示,如今塔河下游植被恢復和改善面積達2285平方公里,其中新增植被覆蓋面積達到362平方公里,沙地面積減少854平方公里,植物物種由17種增加到46種。曾經干涸的臺特瑪湖已形成500余平方公里的水面和濕地。

珍稀物種不斷現出它們神秘的容顏。烏魯木齊市達坂城區阿克蘇鄉牧民朱馬哈力·哈爾得巴依說:“這幾年,吐魯番市和我們達坂城區都搞了退牧還草工程,草一多,北山羊就多,雪豹也跟著來了。2017年,我就發現了一只雪豹。”以自然保護區為抓手,以制度為保障,以深入人心的保護理念為基礎,新疆的野生動植物有了越來越充分的生存空間。

經過系統的生態治理,曾經一度只剩0.24平方公里的烏魯木齊柴窩堡湖濕地,湖區面積恢復逾15.2平方公里,再次煥發出迷人風采。“從2017年起,紅嘴鷗、白鷺、綠頭鴨等鳥類開始大量回歸,有時在湖面上能看到幾千只鳥!”烏魯木齊柴窩堡湖國家濕地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夏琳琳說。

良好的生態環境不斷增加著新疆的生態紅利。博斯騰湖畔起伏的蘆葦、塔里木河金燦燦的胡楊、伊犁河谷漫向天邊的草原、喀納斯湖面倒映的流云……每一年,無數游客不遠萬里,來一睹新疆如詩如畫的景色。他們因向往而來,攜流連而去,深深印在腦海里的,是一個萬物興盛、生意盎然的新疆!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