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可可托海:礦區變景區 生活節節高
2019-09-11 12:48:00 來源:新疆日報

新疆日報全媒體記者/索蓉芝

“各位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可可托海國家礦山公園景區,也是我的爺爺、爸爸以及我,一家三代人工作、生活的地方……”9月3日,面對一批剛剛抵達景區的游客,譚勝利驕傲地講解著。

今年33歲的譚勝利是可可托海國家礦山公園景區運營部經理,閑暇時,他會“兼職”去做講解員,為游客講述第一代礦工如何在零下40攝氏度的極寒天氣,在露天礦山手選礦石、肩挑背扛的創業故事。

在譚勝利的講解中,他喜歡用“滄海桑田”來形容可可托海國家礦山公園幾十年來的變化,譚家三代人的生活也隨著可可托海礦山的變化而變化。

因礦而生

肩挑背扛艱苦奮斗

上世紀30年代,可可托海還是一片原始牧區。1935年,一個世界級的“禮帽”狀超大型稀有金屬礦床浮出水面。僅可可托海三號礦脈,就蘊藏著鋰、鈹、鉭、鈮、銫等84種稀有礦物,被譽為“天然地質博物館”。

1952年,譚勝利的爺爺譚啟業27歲,已在山東成了家。他聽說在新疆的生活會好些,就帶著妻兒幾經輾轉到可可托海鎮投奔親戚。

1955年,可可托海礦區全部企業直屬中央管理。可可托海興起了“采礦熱”,譚啟業也順利地成了一名礦工,主要負責從山上往山下運輸礦石。他和工友們把礦石裝到爬犁上或筐里,再用馬、毛驢或者自己肩挑背扛送下山。

在譚啟業等第一代采礦人的共同努力下,稀有金屬鈹、鋰、鉭、鈮等礦產品源源不斷地被采掘運出。可可托海出產了我國已知170多種有用礦物中的80多種,曾為航空航天和國防工業發展提供了珍貴原料,三號礦脈也因而被稱為“功勛礦”。

因礦而興

曾經“西部小上海”

1980年,譚勝利的爺爺譚啟業退休時,父親譚長春當時是可可托海礦務局的一名民警。今年61歲的譚長春回憶,他小時候家里人能吃飽飯,但生活并不富裕,“那時我沒穿過新衣服,都是撿哥哥姐姐的舊衣服穿。”

譚長春回憶道:“我在地窩子住到參加工作,結婚是在土房子里。當時一間約35平方米的土房里,幾張板子將空間分成臥室、廚房、客廳,一家6口人都住在一起。”

譚長春剛工作時,一個月工資70元。沒多久工資就漲到了100多元。“發火柴、肥皂、糖果……那時單位效益好,啥都給我們發。”譚長春語氣里帶著驕傲。

1999年,單位給譚長春分了一套福利房。“這是我們第一次住樓房,全家人都激動壞了。”譚長春說,“樓房集中供暖,再也不挨凍了。”

因礦而興,可可托海的繁華為其贏得了“西部小上海”的稱號,從這里走出一批地質、采礦、選礦、水文、電力等領域的帶頭人,礦區也向全國各地輸送各類人才1615人。

因礦重生

老礦區變身新景區

隨著市場需求、開采難度加大等因素,可可托海的礦業漸漸走向衰落。

2011年,譚勝利復員回到可可托海,成為一名宣傳干事。

2013年,可可托海礦區被國家確定為獨立工礦區改造搬遷試點,建設生態治理、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等六大類50項工程。可可托海通過一系列環境綜合整治措施,逐漸將老礦區打造成景區,成為一張旅游“新名片”。

可可托海礦區企業積極轉型,成立旅游公司,把礦山改造為旅游景點,重點開發工業遺跡旅游和紅色旅游,讓“礦三代”譚勝利和他的工友們成功轉型為旅游從業人員。

這兩年,譚勝利組建了家庭,還在可可托海鎮買了面積更大更舒適的新樓房。父親譚長春也與老伴在當地經營起了一家照相館。

“當年的礦洞已變為探險者的樂園,選礦廠成為紅色教育基地,通行礦車的老木橋迎來眾多攝影愛好者。”譚勝利說。

截至8月31日,可可托海今年已累計接待游客170.79萬人次,同比增長53.28%,實現旅游總消費23.13億元,同比增長68.43%。

譚家三代人的故事只是可可托海變遷的一個縮影。在可可托海地質陳列館,有這樣一段話:“阿山有情,額河不老。那曾鮮活的話語,那曾傳奇的故事,正在新時代的呼喚中款款走來,接續傳承。”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