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水利事業福蔭萬眾潤天山
2019-09-11 12:48:00 來源:新疆日報

新疆日報記者/劉東萊

公格爾峰頂雪舞云聚,億萬顆水滴被太陽從冰川中擷取出來,經由千萬條涓涓細流,匯成奔騰不息的大河。千百年來,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面對冰川融水,善用則萬物興盛,拙用則災禍連年。無論哪方面的例證都不可勝數。

一唱雄雞天下白,百川歸流潤萬物。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水利建設成為這片土地上最輝煌的成就之一,各族人民的生活由此發生了根本轉變。

滄桑巨變 看今朝

1000多道坎兒井,兩座中型水庫,4萬公里左右的引水土渠,289公里脆弱不堪的臨時防洪堤。這就是1949年,新疆大地上的全部水利工程遺產。

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迪化。一位將滿40歲的中年人靜靜地觀察著發生的一切,他就是新疆現代水利事業的開拓者王鶴亭。早在解放前,聲名卓著的水利專家王鶴亭就已兩次入疆,卻均因時局的動亂和政府的無為而空懷抱負。

玉在櫝中求善價,釵于奩內待時飛。

王鶴亭沒想到,僅僅幾天之后,鞍馬勞頓的王震將軍就會見了他,態度之誠懇,支持之堅決為他前所未見。這位盛世才政府的水利局長兼總工程師受到了極大的尊重和信任,繼續出任人民政府的水利局長。新疆的現代水利建設,就從那時候開始了。

時光荏苒。悠悠歲月中,天山南北的人們看著清清的渠水流進農田,淌進自家小院——這是幸福的水啊!

1991年4月的一天,水利專家王蔚最后看了看他為之奮斗一生的和田大地,閉上了眼睛。人們決定將他安葬在因他而得以修建的喀拉喀什河渠首。安葬的前幾天,墨玉縣薩依巴格鄉的農民擔心墓地太低太潮,一夜之間就用人力將500噸土送到渠邊,為墓地筑起高大的平臺。這是人民群眾對水利人發自內心的尊崇。

新疆的水利事業,就是在黨和政府的堅定支持下,在這樣的干部和群眾的共同努力下一路向前,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從1949年至今,新疆完成水利投資2256.73億元,其中黨的十八大以來,投資總額達1411.23億元。大中型水庫數量從1949年的2座增加到如今的136座,渠道總長達16.64萬公里。如今天山南北的片片綠洲生機盎然,層層濃蔭下,是各族人民歡快的笑臉。

幸福生活 活水來

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后,圍繞加強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的戰略部署,新疆確定了以“三河一區一帶”為重點的水利建設布局。

2004年,明確了緊緊圍繞自治區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服務“三農”、服務于新型工業化建設、服務于城鎮化建設和第三產業發展的發展思路。

2010年,提出了“水利興則新疆興”的理念,將水利定位為我區新型工業化、農牧業現代化、新型城鎮化同步協調發展中的基礎性、先導性、戰略性和核心性工程。

2019年,新疆河湖長制由“全面建立”向“全面見效”轉變,生態治理成效顯著,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由2016年的94%提高到2018年的98.6%。

到2020年,新疆將著力建設水資源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體系、防洪抗旱減災體系、水資源保護和河湖健康保障體系,建設有利于水利科學發展的制度體系,全面提升水利現代化建設水平。水利建設事業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單純為農業服務,轉變成為社會發展提供全方位支撐的綜合體系。

人的感受是最明顯的。如今澇壩已經很難看到。但新中國成立之初,無數個或人工挖掘或天然形成的澇壩遍布新疆。幾千年來,昆侖山下生活的人們關心澇壩的存水情況遠大于關心油壺里的油。

此刻奔跑在綠蔭下的人們是幸福的。金秋已至,廣袤的綠洲上,瓜果已掛滿枝頭,農民們踏著濕潤的田壟,望著棗園、梨園、蘋果園感嘆又一季的收獲。推門進院,先擰開水龍頭洗凈一手一臉的泥土,桌上的茶水已經泡好,再吃上一碗地道的農家湯飯,水已成為人們幸福生活的一部分。

在喀什市乃則爾巴格鎮亞貝希村,阿卜杜熱依木·鐵力瓦爾地每次看到小孫子咕嘟咕嘟地喝水,眼中都蕩漾著欣慰的笑意。在小家伙的眼里,喝的水是無色的。

但阿卜杜熱依木的兒時記憶卻不是如此,那時的飲用水是黃色或者綠色的。1980年,自治區把人畜飲水和防病改水工程建設正式列入水利建設計劃。1987年,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關懷和支持下,集中人財物力在全疆開展病區改水工程建設。兩年后,阿卜杜熱依木平生第一次在村里看到了自來水。

自那時起,新疆的防病改水工程一次次升級,阿卜杜熱依木家的水越來越干凈。“現在看到水里有一點東西就喝不下去了,那個時候,看見水里一團團的蟲子,跟沒看見一樣。”老人擰開了水龍頭,“看,現在隨時有甘甜的水。”

數十年來,新疆的防病改水工程解決了各族人民群眾的飲水安全問題,有效防治了水質地方病和水介質傳染病,提高了各族人民的身體素質,對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起到了基礎性的保障作用。

國力興盛 水利興

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水利從來都是國之大計。水利事業的興衰,直觀地體現著國家的綜合實力。

“我的爺爺在這里防洪,我的爸爸在這里防洪,我今年84歲了,一輩子基本上也是在這里防洪。但年年都不一樣,爺爺最累,后面爸爸的日子好過多了,我的日子最輕松。”9月5日,在莎車縣阿斯蘭巴格鄉的葉爾羌河河堤上,帕特木卡西村村民買買提·吐爾地說,“我好像一輩子都在河堤上走路。”

與買買提同村的阿布都卡德爾·闊尼牙孜清楚地記得年少歲月:“每年夏天,洪水來時,男人們全部上堤防洪,女人們在家照顧孩子,隨時做好撤離的準備。”

2014年10月16日,總投資140多億元的葉爾羌河流域防洪治理工程正式開工。1289公里長的葉爾羌河流域內的240萬各族人民,從此告別葉爾羌河汛期的狂暴。

換做早幾年,此時的阿布都卡德爾早已和鄉親們一起在壩上忙碌了。但現在,葉爾羌河水靜靜流淌,溫柔地滋養著流域土地。只有依靠國家的強大力量,才可以修筑起堅不可摧的堤壩。在100多公里外的喀喇昆侖山內,總投資數十億元的阿爾塔什水利樞紐正在修建,完工之后,與最上游的下坂地水利樞紐一起,將使葉爾羌河重點防洪區段的防洪能力達到50年一遇,并為喀什、和田地區和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的數百萬群眾提供清潔能源。

碧水灌澆千頃綠,清泉潤澤萬民心。正是因為國家的力量,70年來,全疆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的289公里的臨時性防護工程已變身為4107公里的永久堤防工程。綿延不絕的大小河流得到歸宿,灌溉著數千萬畝耕地,滋養著世間萬物,村莊得以郁郁蔥蔥,城市得以鳥語花香。水,作為新疆最珍貴的資源,愈發得到合理利用,不斷孕育著這片土地進一步繁榮發展的希望。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