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頭節水,集約倒逼轉方式——沙雅縣農業高效節水增收試點項目調查
2019-09-09 16:48:00 來源:新疆日報

????經過多項建設,沙雅縣農業高效節水增收試點項目區內正逐漸形成“田成方,林成網,渠相連,路相通”的格局。 □圖片由沙雅縣委宣傳部提供

????在紅旗鎮喀什托格拉克村,平整過的土地采用滴灌系統,由合作社統一經營,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 □圖片由沙雅縣委宣傳部提供

????努爾巴克鄉振興村棉田邊平整寬闊的機耕道旁,水利工作人員在察看新式防滲渠(8月12日攝)。 □新疆日報記者尹小軍攝

□新疆日報記者/劉東萊

這是一場至關重要的變革。人均耕地面積、農業組織成熟程度、現代農業思想意識與北疆殊異的南疆,農業現代化道路到底該怎么走?作為自治區重點改革試點項目,2017年,沙雅縣渭干河灌區農業高效節水增收試點工作開始實施,為南疆建立現代農業體系探索可復制的道路。這萬千渠道聚起的農業變革,意義深遠。

高效節水 基礎先行

截至目前,沙雅縣已完成45萬畝高效節水面積建設。“今年將完成50萬畝建設面積,主要是產棉區,涉及7個鄉鎮132個行政村。”9月3日,沙雅縣水利局局長鄭偉說,“最終項目區將形成‘田成方,林成網,渠相連,路相通’的格局。”

“田成方”,正是南疆農業建立現代化體系面臨的首要任務。事實上,碎片化是南疆農田的重要特征。

同時,倘若以水平儀測量南疆農民擁有的地塊,就會發現千百萬畝被田壟隔開的土地大小不均,高低不平。“現代農業,規模化經營是關鍵,但碎片化、高低不平的小塊耕地,根本無法實現規模化種植。”鄭偉說,“所以對我們而言,建立現代農業體系,土地平整是前提。”

50萬畝高效節水試點項目的落地,開啟了沙雅縣農業變革的大幕。沙雅縣在項目申報前期,用將近一年時間,完成了全縣耕地的確權登記,并在擬報項目區所在地,對極個別不愿意進行土地流轉的農戶,進行了同等類別土地地塊的置換。

“在土地確權過程中,干部們向農民全面闡述了項目區內關于土地平整、土地流轉、成立合作社乃至企業統一經營的一系列規劃。”沙雅縣紅旗鎮鎮長塔伊爾江·伊米提說。

地塊性質分明,權屬清晰后,大規模的土地平整開始了。可這部分并沒被列入項目資金內,新疆利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因此進入了公眾視野。

“對我們而言,要整合產業,土地平整是第一步,否則后續的機械化根本無從談起。”利華集團下屬沙雅利華現代農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林山說,“雖然是高效節水工程,但光有‘水龍王’不行,‘土地爺’得先動起來,否則項目落不了地。”

做思想工作并不容易。在紅旗鎮喀什托格拉克村,家中僅有7畝地的布達依謝木·阿希木心懷忐忑。“他們說平整土地要把低的地墊土,高的地鏟薄。一動地里的土,那地還能長出東西么?還說要用合作社管地,村里幾千畝地,合作社才幾個人,管得過來嗎?”

可最終她還是接受了土地的平整和流轉。“好多人都同意了,這么大的事兒,我確實擔心,但想跟大家走著看看。”

截至目前,利華集團已與沙雅縣政府合作,平整土地40余萬畝,“田成方”因此成為現實。公司自身流轉土地20萬畝左右,其余20萬畝平整的條田,為各個村莊以土地為資源進行農業改革,提供了基礎性支撐,也為沙雅縣探索“企業+合作社+農戶”“合作社+農戶”“家庭農場+農戶”的運營模式提供了先決條件。此外,破壟合田之后,除去林帶和路,項目區內土地利用率提高了10%。

用機制盤活用水格局

大規模土地平整和流轉工作進行的同時,渠道防滲、滴灌工程、測量水設施和信息化建設根據實際情況次第展開。這些基礎工程,市場早已有著成熟的產品和指標體系。在項目資金的強力支持下,沙雅縣采取高標準的建設模式,讓整個農田面貌煥然一新。

在努爾巴克鄉振興村,由干支斗渠組成的新式防滲渠體系,串起大片遠遠舒展開去的條田。泵房則提醒著人們,這里每塊地都配置著攜帶精準計量設施的滴灌系統。棉田邊是平整寬闊的機耕道,大型采棉機可以非常輕松地行駛其上。

農田設施直觀地顯示著項目區的變化,這背后是各項水利機制的建立和完善,以及由此帶來的高效節水增收試點項目的穩健推進。

落實水資源總量控制和定額管理;建立初始水權制度;健全農業水價形成機制;組建農民用水合作社;開展小型農田水利工程產權制度改革;落實節水補貼政策。通過在項目區全面建立以上六項機制,沙雅縣將整個村一級水資源和水利設施運營格局盤“活”了。

其中最關鍵的是建立初始水權制度、組建農民用水合作社,以及開展小型農田水利工程產權改革。“這三點讓所有機制和規定在基層的落實有了抓手。”沙雅縣水管總站副站長任群星說。

“雖然要求水管站進行精確管理,但水管站才幾個人,哪兒管得過來?鄉長和村委會主任的事情也特別多,他們也管不過來。”任群星說,“所以在村一級,對農業最重要的水,管理實際上是松散無序的,甚至有些地方就沒人管,水在村一級是平均分配,不管你種啥,一畝地水費就那么多。”

不止如此。對農民而言,只有在澆水時,“水”才和他們產生關聯。“農田水利系統最大問題之一就是各方沒有形成利益共同體。黨的十八大以后,水利投資不斷加大,新修建了很多末端渠系,但建起來容易,后期維護特別難。”任群星說,“農民認為這是公家的東西,和自己無關,不愿去維護,爭水時扒水口的事常有。總之很多地方的末端渠系建好就等著壞,壞了就沒人管。”

如今情況發生了根本變化。海樓鎮喬格鐵熱克村農民用水合作社理事長哈力克·艾薩拿著一個紅色的證書說:“這是沙雅縣小型農田水利工程產權證,擁有者是用水合作社,全村農民都是合作社社員,所以現在大家都知道,地頭的渠啊、泵房啊、滴灌設施啊都是大家的財產。我們通過村民大會,對合作社名下農田水利工程的維護和破壞建立了相應的獎懲機制。現在大家都愿意維護,還會互相監督。”

家里的“沙雅縣農業灌溉用水水權證”,則讓喬格鐵熱克村農民吐爾洪·熱尕克清楚地知道自己擁有多少水。“我家有17.6畝地,每年給我核定的總水量是8148.8立方米。用超了,我就得用更多的錢買水,用不完,根據節省下來的水量,會得到獎勵,種植合作社或者企業也一樣。大家當然都不想用超,想節水啊。”

沙雅縣一開始就采取了建立農民用水合作社的方式。“合作社是在工商部門注冊的企業性質的機構,這一組織形式為后面的水權交易、田間管理以及借助農田水利工程產權進行貸款融資,打好了市場化基礎。”任群星說,“目前我縣建立了150個村級農民用水合作社,項目區內實現了全覆蓋。”

產權制度的變革和農民用水合作社的成立,極大緩解甚至解決了末端渠系維護的問題。“企業和種植合作社要流轉我們的土地,必然會使用我們的水利設施。農民用水合作社按照每年每畝5元的價格收取使用費,這筆錢就用來維護全村的水利設施。”哈力克說。

從土地平整到基礎設施建設,再到用水各項制度體系的完善,沙雅縣實現了項目區內軟硬件的有效結合,推動了從源頭節水。當“土地爺”和“水龍王”共顯神通時,廣袤棉田里的產業體系和農民的生活狀態,發生了質的變化。

水到渠成的產業體系

吳永丞,這位沙雅缽施然智能農機有限公司高級經理對未來充滿了信心。“我們幾乎是和沙雅高效節水項目同時落地的。公司主要生產3頭和6頭的采棉機,光采棉機的專利就有20多項,同時兼生產各類農業機械。”吳永丞說,“沙雅縣通過土地置換流轉,零碎土地得到了整合,現在條田面積基本都在二三十畝以上,而我們的3頭采棉機,在20畝的地里就可以充分作業。”

當以缽施然公司機械為代表的農機在田里行駛時,曾經忐忑的布達依謝木徹底放下心來。“原來幾個人真的可以管幾千畝地,機械化種植和自己種完全不是一回事啊!”布達依謝木參加了喀什托格拉克村棉花種植專業合作社,“我管了100畝地,特別輕松,一年光這一塊收入就1.6萬元。”

更加精細化的管理形式應運而生。與布達依謝木同在村里忙碌的,還有新疆尚善農業科技服務有限公司的技術員楊建民。“我們公司為以泵房為主的農田水利系統提供管理維護服務,目前管理1.2萬畝土地。種植合作社和企業不需要操心水的事兒,他們可以專心種好自己的地。”

利華集團更實現了自己全產業鏈的戰略構想。“通過20萬畝土地流轉,我們從田間種植管理,到軋花廠,再到紡織廠,建立了完整產業鏈。”新疆利華棉業股份有限公司黨支部書記胡保俊說,“這大大提升了棉業產品的品質。”

在沙雅縣,以前種植的棉花有上百種,良莠不齊,絨長、碼值也各不相同,對下游紡織廠造成了諸多困擾,且無法克服。幾十萬畝土地分散在小農戶手里。而讓幾千戶農民按企業標準種一個品種,基本不可能實現。

“現在我們流轉過來的土地里就種兩個品種,并且通過價格杠桿,對項目區內其他合作社品種進行引導,標準化種植和品種的統一,讓終端產品質量大幅提升。”胡保俊說,“同時企業管理更規范,也更好監管。比如我們的地膜一定是厚度在0.1毫米以上的標準膜,方便回收。科學施肥、精準用藥等措施也保證了田地的生態安全。”

產業日臻完善時,更多農民走出了田地。在缽施然公司車間,塔里木鄉拜什托格拉克村的艾則孜·熱西提正在忙碌。“這采棉機好,我家棉田也在用,合作社管著。我在這里每月工資最少5600元,最多時可拿到7000元。”

在努爾巴克鄉振興村,記者問村委會主任林永國,那些流轉土地后的農民都在干什么。他哈哈一笑,手往遠處一指:“打工去啦!賺錢去啦!總之不在地里弓腰啦!”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