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沙治沙:探索人與自然和諧共贏
2019-09-03 16:48:00 來源:新疆日報

????

□制圖/新疆日報視覺中心陳瀟

□新疆日報記者/劉東萊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千百年來,新疆浩瀚的沙漠給了文人墨客無限的遐想空間。然而只有身居其中,才能切身體會到沙漠不斷擠壓人類生存空間,逼迫綠洲步步后退的殘酷現實。但人類從未屈服,人們從四面八方向沙漠進軍,以堅韌不拔的意志和科學合理的手段,不斷延緩著沙漠的擴展。

封禁保護

人類營造的“無人區”

初秋,臺特瑪湖波光粼粼,水鳥蹁躚。受益于連年的生態輸水,塔里木河下游區域已綠意盎然。而這勃勃生機絕不僅僅為人類獨享,相反,人們正盡量減少在這片區域的活動。

一個個草方格沿218國道兩側密集排列,儼然如持槍執戈的士兵,守護著這條南北縱分庫木塔格沙漠和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重要公路。路上車輛絡繹不絕,然而只要離開公路,一切都很快歸于寧靜。

“我們自2015年開始,對國道218羅布莊段2.25萬公頃沙化土地進行封禁。”8月19日,若羌縣林業和草原局防沙治沙辦主任楊勇說,“在公路沿線采取以草方格為主的工程治沙手段,離開公路則進行封禁,最大程度減少人類活動。”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區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已實施六批,累計設立封禁保護區38個,封禁保護沙化土地面積730.8萬畝。“十三五”以來,我區新增20個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新增保護面積346.5萬畝。

新疆是全國唯一沙化土地還在擴展的省區。原因無他,這里的沙漠太大了。2014年第五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結果顯示,新疆沙化土地面積74.71萬平方公里,占新疆國土面積的44.87%,占全國沙化土地面積的43.41%。

在這其中,相當一部分區域位于沙塵源區和沙塵暴的移動路徑上,由于當地降雨量很小,植被破壞容易,恢復艱難,最好的方式就是封禁保護。

“封禁保護,就是消除放牧、開墾、挖采等人類活動的影響。”自治區林業和草原局荒漠化防治處處長吐爾遜·托乎提說,“實施封禁保護后,沙區植被在若干年內能夠自然恢復,即使是沒有植被覆蓋的沙地,表面也會形成一種保護性‘結皮’,將沙塵蓋住,從而顯著減少沙塵源區或路徑區的起沙和起塵量,減少沙塵暴的頻次和強度。”

“在封禁保護區內,甚至我們的巡護活動都要最大限度地減少,而用觀測半徑達10公里的高清攝像頭取而代之。”楊勇指著從腳下綿延向遠方的層層鹽堿殼說,“近年塔里木河生態輸水成效顯著,我們也會利用塔河來水,對部分條件適合的低洼區域進行淹灌,讓碎片化的潛在沙源地重新結殼。”

封禁保護顯示著人類對自然的信任,自然也向我們展示出了強大的恢復力。“國道218若羌段以前動不動就被積沙掩埋了,如今臺特瑪湖及塔河下游胡楊林重新有了生機,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內沙源地進一步減少。”楊勇說,“現在每年最多清理一次積沙,而且都不嚴重。”

而在降水較多的北疆區域,封禁保護區內植被恢復明顯,尤其是草方格沙障內,原來的沙丘表面新長出了大量灌木,吉木乃縣沿沙障甚至形成了一條較為明顯的植被帶。

治沙方式

尋求與自然“合作”

在那些治沙條件相對好的地方,新疆的防沙治沙工程越來越傾向于與自然的“合作”,探索那些既對自然有益、又滿足人類發展進步所需的手段和方式。

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南下的步伐被奇臺縣50多萬畝人工林阻擋住了。令人稱奇的是,這里的樹木有相當一部分并沒有依靠人工輸水,它們是“靠天吃飯”。

“造林有很多方式,所以針對特定地域,樹種和栽種方式的選擇就非常重要,用科學思維和手段種樹,事半功倍。”奇臺縣荒漠林管理站站長陳生明說,“經過十幾年的探索和總結,我們掌握了一整套以梭梭為主的無灌溉造林技術。”

當地人利用天然降水,在春秋兩季沙漠表面濕沙層深度達到50厘米以上時進行造林,并設置鳥巢、招鷹棲架,用生物手段防治沙鼠。栽種成功后及時進行封育和補植措施。年復一年,該地林木有效成活率從20%上升到如今的70%左右。

“通過這一技術的推廣應用,提高了固定、半固定或部分流動沙丘人工植苗造林的成活率,使植被覆蓋度低于10%的干旱風沙區植被得到迅速恢復。”陳生明說,“同時梭梭無灌溉造林還是一項造林成本低、投入少、見效快的造林技術。”

如今,在準噶爾盆地南緣沙區那些年降水量≥100毫米且冬季有較穩定積雪的固定、半固定、流動沙丘或沙壟,以及植被稀疏的沙地,無灌溉造林技術得到了積極推廣。這一技術與大蕓栽培技術相結合,成為新疆沙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異曲同工,在準噶爾盆地北緣,在年降雨量150—300毫米之間的農牧交錯帶已沙化草地或潛在沙化草地外圍,裕民縣的沙化草地無灌溉造林治沙模式,正在讓草原孕育出更多對抗沙漠的力量。

而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周邊,和田地區、阿克蘇地區等國家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正在不斷探索防沙治沙的新機制、新模式、新技術,以點帶面全面推進防沙治沙工作。

“我區現在形成并推廣了檉柳肉蓯蓉、無灌溉造林、工程治沙、低覆蓋度造林等一批先進實用的治沙模式。”吐爾遜說,“在政策機制、技術模式、產業發展和管理體制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效,提升了防沙治沙的整體水平。”

未雨綢繆

向沙漠深處播綠

“防沙治沙是一項系統工程,實際上新疆很多工作都在不同層面推動著防沙治沙事業的開展。”吐爾遜說,“近年來,南疆大力發展林果業,經濟林的栽種不僅為百姓帶來了收益,也很好地遏制了沙漠對綠洲的威脅,退耕還林工程的建設也是如此。”

新疆在將“戰場”從綠洲及其邊緣,穩定有序地推向沙漠深處,同時更加注重對潛在沙化土地的治理,防患于未然,增強了人們對未來環境的導引能力。

新疆持續加強沙化草原治理工作。以退牧還草工程、退耕還草工程、農牧交錯帶已墾草原治理試點工程治理沙化草原。“十三五”以來,全疆完成退牧還草圍欄建設1050萬畝、人工飼草地建設77萬畝、退化草原改良269萬畝、退耕還草81.8萬畝,農牧交錯帶已墾草原治理185.5萬畝。如今的賽里木湖,經過有效的治理,周邊草原全面恢復,草場植被覆蓋率近100%。

河(湖)長制的全面推行,成為新疆防沙治沙工作的新動力。新疆大多數河流的主體河段,都在荒漠、戈壁和沙漠中。“近年來,河(湖)長制從‘全面建立’到‘全面見效’轉變,河道及周邊生態系統逐步恢復,同時生態用水不斷增加,推動了包括防沙治沙在內的生態修復。”自治區水利廳河湖管理處處長劉洪祥說。

從塔里木河到北疆的諸多河流,人們在合適的時間對河道周邊的喬灌木林和荒漠草場進行淹灌,同時適時導引山洪灌溉荒漠,大量潛在沙化地區的生態環境得到顯著改善。如今不僅塔河下游胡楊林生長良好,中上游及四大干流區域內的沙漠生態系統也正在煥發生機。

麥蓋提縣像一把楔子插入沙漠深處,這個三面被沙漠包圍的縣沒有后退,反而以工程治沙、林果產業化等手段,不斷向沙漠深處播種綠色。

經過多年努力,新疆沙化土地面積擴展速度不斷減緩。“從2005年至2014年,新疆荒漠化土地面積年均減少117.84平方公里。‘十三五’以來,全區共完成沙化土地綜合治理1941.73萬畝。”吐爾遜說,“以阿克蘇地區荒漠化治理工程為代表,我區區域重點治沙工程實現了生態、經濟、社會效益的有機統一。”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