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更美好】樂觀開朗的阿曼尼莎回來了
2019-09-03 16:48:00 來源:新疆日報

新疆日報記者/謝慧變

7月18日,夜幕剛剛降臨,疏勒縣張騫夜市就熱鬧了起來。阿曼尼莎·阿卜杜開日木和幾個朋友圍坐在一起,邊吃邊聊,好不熱鬧。大家聊工作、談生活,說得最多的還是阿曼尼莎的變化。

“漂亮”“自信”“開朗”是大家對眼前阿曼尼莎的最大感受。但在阿曼尼莎看來,她只是找回了原來的自己,過上了正常的生活。原來的阿曼尼莎是怎樣的?為何會發生改變,記者走近并聆聽了她的故事。

■曾經丟了真實的自己

阿曼尼莎是疏勒縣人,結婚后搬到喀什市生活。因為性格開朗,很快她便成了當地一家首飾店的銷售人員,業績一直不錯。丈夫吐爾貢·亞森在建筑隊干活,家里有兩個孩子,生活很幸福。

2014年,這一切發生了變化。一天,阿曼尼莎和幾個同事在首飾店附近的飯館里吃飯,有人指著她說,你是穆斯林,不能和漢族人一起吃飯。后來,又有人到阿曼尼莎上班的地方,借著買東西的機會,當面說她“穿著暴露,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死后會下地獄的”。三人成虎,眾口鑠金。阿曼尼莎逐漸信了“那些人的話”。

從那以后,在店里,阿曼尼莎開始有意疏遠漢族同事,每天中午找各種借口不跟大家一起吃飯。包里備了兩套衣服,到單位穿工裝,下班后換上長裙、戴上頭巾。

慢慢地,阿曼尼莎越陷越深,她開始要求家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2016年,阿曼尼莎的妹妹從內地大學畢業回到喀什市工作,妹妹很像幾年前的阿曼尼莎,時尚漂亮、活潑開朗。“可這并不是真正的穆斯林的樣子。”阿曼尼莎錯誤地認為,妹妹出門必須穿長裙、戴頭巾,不能和漢族人來往。

一次,下班回到疏勒縣母親家里,母親吾妮且姆·托合提看到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阿曼尼莎后,嚎啕大哭。吾妮且姆說:“女兒,你怎么了,為什么要穿成這個樣子?這不是我們維吾爾族的服裝……”之后,在母親苦口婆心的勸說下,2018年阿曼尼莎來到疏勒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在這里,她逐漸找回了原來的自己。

■在舞臺上找回自信

在培訓中心,通過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阿曼尼莎意識到自己感染了宗教極端思想。“我逐漸分清了什么是宗教極端思想,什么是維吾爾族的風俗習慣。”阿曼尼莎說,她再也不會相信那些人的謊言。

祛除了思想上的“毒瘤”后,阿曼尼莎開始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以前我喜歡運動,喜歡唱歌跳舞,感染了宗教極端思想后我很長一段時間不唱不跳了。”她說。阿曼尼莎報名參加了培訓中心的舞蹈班。“班里有專業的老師手把手教我們,進步很快,越跳越喜歡。”說到這些,阿曼尼莎很興奮,她說自己課堂上會和舞蹈老師一遍又一遍探討每一個動作,甚至是表情,也經常利用課余時間反復練習。后來,她成了班級里跳得最好的一個。

結業后,阿曼尼莎來到了疏勒縣古韻疏勒演藝隊,如愿成為了一名舞蹈演員。演藝隊最忙的時候一天會有四五場演出,“會有點兒辛苦,但更多的是充實。”阿曼尼莎說,站在舞臺上演出,當臺下熱烈的掌聲響起時,那一刻很有成就感。

古麗熱娜·穆臺力甫是古韻疏勒演藝隊的負責人。她告訴記者,阿曼尼莎每天來得最早,走得最晚,她跳舞很投入,能感受到她內心對舞蹈的喜愛。

“我太喜歡跳舞了,不知道怎樣表達內心的感受,現在這個才是真正的我吧……”阿曼尼莎說完嘿嘿笑了。

■把經歷講給更多人聽

結業后的阿曼尼莎成了大忙人,除了跳舞,她還主動申請加入疏勒縣去極端化宣講團。

接受記者采訪當天,阿曼尼莎要到疏勒縣疏勒鎮新市區社區進行宣講。記者跟隨她一起來到了宣講現場。

阿曼尼莎在臺上聲情并茂地宣講,她講述自己感染宗教極端思想的經歷,說到自己如何影響妹妹時,忍不住流下了眼淚。臺下居民聽得很投入,有些人表情凝重,有些人眼圈紅了。

結業后,阿曼尼莎已經參加了近20場宣講。剛開始申請加入宣講團時,周圍朋友勸她說:“把自己犯的錯誤講出去會不會影響發展?”但阿曼尼莎心里很清楚,她說:“講出自己不光彩的過去,當然會有壓力,但我沒有顧慮。宗教極端思想差點毀了我的生活,我想通過宣講,讓更多的人引以為戒。”

阿曼尼莎除了講自身的經歷、講宗教極端思想的危害,她還為大家講黨的惠民政策。她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先講事例,再講政策,通過逐步引導的方式讓大家明白,今天的幸福生活源自黨和政府的好政策。

“每一場宣講感受都不同。”阿曼尼莎說,曾經的我差點成了宗教極端思想的幫兇,還禍及家人,如果沒有到培訓中心學習,后果不堪設想。我想用實際行動來表達內心的感恩之情,希望通過宣講讓更多的人明辨是非,遠離宗教極端思想,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