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湖長制:新疆河湖管理制度的根本性變革
2019-08-28 12:48:00 來源:新疆日報

????

新疆日報記者/劉東萊 實習生/趙星美

新疆擁有832億立方米的水資源總量。如何保護和利用水資源至關重要,8月26日召開的自治區全面推行河湖長制情況新聞發布會用大量的事實,展示了新疆河湖及周邊生態系統的可喜變化。全面推行的河湖長制,促成了新疆河湖管理制度的根本性變革。

■河湖管理有了根本性抓手

自古至今,治水都是一項浩大的系統性工作。

“以前河道管理太難了。”阿克蘇地區水利局局長莫合塔爾·依明說,“一條河牽扯到的管理部門很多,但都是各管各的,沒有一個負總責,造成的結果就是管理權分散、措施乏力。”

但新疆并非沒有作為,早在2011年,新疆就為加強河流管理的統一性做出了積極嘗試。那一年,在塔里木河流域水利委員會的推動下,塔里木河四大源流管理機構整建制移交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飽受“九龍治水”之苦的塔管局,實現了水資源的統一調度和管理。

自那時起,整個塔河流域水資源統一管理、調配力度明顯加大,為全面實施流域水資源合理配置、高效利用打下了堅實基礎。“按照‘統一調度,總量控制,分級管理,分級負責’的原則,我們有效控制了用水總量。”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副局長吾買爾江·吾布力說。

與此同時,國家層面也在謀劃推進河湖有效管理的頂層制度設計,河湖長制由此橫空出世。新疆以極快速度推動了這一制度在基層落地。

上下同欲者勝!2018年上半年,新疆全面建立了河長制、湖長制,自治區3355條河流、121個湖泊,全部分級分段明確了河湖長、河湖段長,健全了河長制組織體系、制度體系和工作機制,為全面推行河湖長制奠定了堅實基礎。

“‘九龍治水’的問題在于缺乏協調。”自治區河湖管理處處長劉洪祥說,“河湖長制正是抓住了這一關鍵點,全區通過建立起由各級黨委統一領導的河湖長制工作體系,通過主體責任和屬地管理責任的落實,將眾多涉河湖部門職能統一起來,各彰其權,各明其責。簡言之,‘九龍’有了‘龍王’。”

■全面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

對新疆而言,幾乎沒什么資源比水更重要。落實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成為驗證新疆全面推行河湖長制效果的重要標尺。

自治區水利廳副廳長級干部張劍闡述了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基本要求,通過加強水資源開發利用控制紅線管理,嚴格實行用水總量控制;通過加強用水效率控制紅線管理,全面推進節水型社會建設;通過加強水功能區限制納污紅線管理,嚴格控制入河湖排污總量。

如今的柴窩堡湖波光粼粼,水鳥蹁躚,與幾年前有著天壤之別。彼時的柴窩堡湖,由于對湖區及周邊地下水和湖水的無度索取,湖面一度于2014年萎縮至0.24平方公里。推行河湖長制以來,烏魯木齊市通過限采地下水、恢復湖泊水面、補充區域地下水等措施,著力實施柴窩堡湖濕地生態治理。

數據最為直觀,如今湖區及周邊區域地下水開采量由最高峰值的8000萬立方米降到1600萬立方米;關停24眼農用機井、休耕2.07萬畝;利用烏魯木齊河上游洪水向湖區補水,加強湖泊濕地周邊環境污染整治。柴窩堡湖水域面積已恢復到目前的15.2平方公里,湖泊生態功能逐漸恢復。

柴窩堡湖以西數百公里,艾比湖告別了人類活動造成的喧囂,湖區內的鹵蟲捕撈活動被徹底禁止,漁業養殖違法違規建筑設施全部拆除,終止種植行為,開展生態修復。同時,湖區周邊建成8個鄉鎮垃圾填埋場、6個鄉鎮污水處理廠并投入運行。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完成畜禽養殖的禁養區、限養區、適養區劃定工作并向社會公布,關停或搬遷了禁養區內的57個規模化養殖場,艾比湖重要補給河流之一的博爾塔拉河由此潔凈。

在宏觀層面,自治區下發了《新疆用水總量控制目標分解方案》《新疆用水總量控制方案》,將用水總量分解到了各地州市及兵團,明確了各地節水和退地減水任務。“2018年,阿克蘇地區實際退減灌溉面積14.98萬畝,完成當年目標任務的107%。”莫合塔爾·依明說。

節水型社會建設正在全疆各地開展。在呼圖壁縣,水權交易平臺讓農民認識到節水不僅是愛惜自然的行為,還能為自己帶來不錯的收益。“目前,呼圖壁縣實現了灌區與灌區、戶與戶、村與村之間的水權交易,進一步提升了水的利用效率。”呼圖壁縣水管總站站長趙遠軍說。

■生態環境退化趨勢得到遏制

“相比過去的河湖管理,河湖長制的一個重要變化在于具體到了每一段河,每一個湖。”劉洪祥說,“如今,我們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都更加清楚具體地掌握了全區河流湖泊的情況。”

新疆不僅全面開展了河湖調查復核,完善了河湖名錄、河湖長名錄,做到了底數清、情況明,更編制了各級河流湖泊的“一河一策”“一湖一策”方案,對河湖進行了全面“體檢”,深入查找問題,提出整治措施。同時自治區河湖長制信息化管理平臺上線運行,實現了信息共享、任務分發、督查督辦等功能。更強力推進了河湖水域岸線管理利用保護規劃和河湖管理保護范圍劃界確權工作。

如今,我區生態環境退化趨勢得到有效遏制,天山南北河流、湖泊的狀態發生了直觀、醒目的變化。

盛產和田玉的玉龍喀什河、喀拉喀什河,兩岸人們再也不用為轟鳴的挖掘機和散亂的堆料而煩惱。和田地區對河道兩岸1公里范圍內砂石料場及周圍破壞區域開展治理整頓和地質環境恢復,改變了以往河道周邊臟、亂、差現象,河流生態系統逐漸恢復,河道兩岸逐步形成了綠地。

在伊犁,當地實施生態防洪工程,綜合治理城市水系,建成了伊寧市伊犁河風景區、特克斯縣太極島風景區、伊寧縣吉爾格朗河景觀帶等,成為眾多游客的“打卡”之地。

荒野之上,近3年,我區連續向孔雀河中下游生態輸水,累計輸水10億立方米,結束了孔雀河下游斷流15年的歷史。胡楊林重新煥發生機,戈壁沙漠上生出新的濕地和湖泊。

原有湖泊也煥發了勃勃生機。烏倫古湖頒布“最嚴格的禁漁令”,有效改善了水環境、減少了水污染。賽里木湖生態保護措施得到有效落實,湖泊周邊草原全面恢復,草場植被覆蓋率近100%,湖畔游客絡繹不絕。

“可以說,自治區全面推行河湖長制工作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張劍說,“從2019年起,新疆組織開展河湖三年整治行動,我們要著力管理好河湖的‘水’,保護好盛水的‘盆’,讓新疆綠水長流。”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