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小小土地證 見證大變遷
2019-08-26 16:48:00 來源:新疆日報

新疆日報記者/蓋有軍 通訊員/明偉

8月20日,60歲的高世山拿出一張珍藏了66年的土地證,將上面的灰塵輕輕地拂去,打量許久之后,家人給他和已裝裱好的土地證拍了張合影。

兩年前,高世山所在的吉木薩爾縣二工鎮頭工街東村建起了村史館,再過兩天,村史館要迎來一批小學生參觀。為了讓大家更好地了解歷史,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村里特意向村民們征集“老物件”。想來想去,高世山決定把這張收在箱底的土地證贈送給村史館。

這張發黃并且有些破損的《土地房產所有證》上面,印有毛主席的頭像,是當時的新疆孚遠縣(今吉木薩爾縣)于1953年11月28日頒發的。土地證上記載著土地改革時期,高世山的父親高福一家共分得200畝地和房產1處,并明確注明:“為本戶全家人私有產業,有耕種居住典賣轉讓出租等,完全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上面還有時任縣長的蓋章。

高世山回憶,1953年高家5口人通過土改分到200畝土地,告別了祖祖輩輩的佃戶身份。他說,據說父親拿到屬于自己的土地證后,高興得很多天都合不攏嘴。一有空就會到自己的地里轉轉看看。土改后的當年冬天,政府組織農民學習文化知識,就在那時,高福學會了寫自己的名字。

后來,分到的這些土地入了農業合作社,大家一起種地,這時,之前頒發的《土地房產所有證》就失去了效力,但高福還是很高興,他經常給孩子們講,那是他翻身做主人的證明,丟啥也不能丟了它!

1973年,14歲的高世山正式成為了生產隊的一員。他說,那時成年人每天掙10個工分折合8毛錢,14歲的高世山每天掙8個工分折合6毛多。年底,憑工分他們家分得4麻袋小麥。高世山說,當時吃的穿的用的都比較緊缺,買啥東西都要憑票:布票、糧票、肉票……“過年買豬肉都愿意要肥點的,這樣能多煉點豬油。”高世山對物資匱乏年代的記憶刻骨銘心。

“1978年,家家戶戶的自留地里種糧食了。我母親養了一群雞,能吃上雞蛋了,家里來人烙一個大餅,再炒個韭菜雞蛋,簡直香得不得了。過年的時候分了好些牛肉,全都腌了切成小片,真叫香。親戚給我父親從廣東捎來一雙皮鞋,他平時舍不得穿,只有到了重要的日子,才拿出來穿。”高世山說。

1984年的一天,高福從村里開會回來后,高興得要跳起來。高世山至今還記得當時,父親將雙手使勁搓了又搓,拍著桌子說:“地要分了!要給我們自己種了!”

隨后,高世山家里的生活漸漸好了起來。雖然這次沒有頒發土地證,但家里每人還是分到了7畝地,全家共計35畝。年底,35畝地打了35麻袋小麥,有7000斤。并且,村里基本上家家有余糧了。但那時候,大家還是遇到了一些麻煩,比如每一年或三年的時間,村里就要開一次會,評定土地的事情:誰家閨女嫁到外地了,就要取消她在村里的地;誰家娶了媳婦或生了孩子,就要新增幾畝地。一來二去,村民都守在村里不出去,因為一出去干別的,地就沒了。

1997年,第二輪土地承包開始了。高世山于1999年1月1日領到了一本《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吃下了定心丸,大家誰想包地就包,包出去的就可以打零工,雙份收入。嫁娶、生子再也不會調整土地了,人心穩了。”這讓高世山干勁十足,不久他還買了一臺大彩電,是當時村里最大的電視,孩子們樂呵壞了。

高世山家的這本《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上面登記著他家土地30年承包期到2028年,一家6口人當時分到了39畝耕地。這些地,高世山老兩口現在還在種,種的都是玉米和打瓜。20年過去了,在高世山眼里,土地證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高世山有一兒兩女,38歲的大女兒高霞接過父親的“接力棒”,當起了新型農民。如今,高霞在阜康市種了100多畝經濟作物,從播種到采收全都是機械化作業,年收入二三十萬元。過去需要幾十個人種的地,現在女兒女婿兩個人就夠了,這是高世山曾經想都不敢想的事。

2019年初,吉木薩爾縣對全縣村民的土地、房屋進行了確權,目前,這項工作已進入數據核對階段,不久,全村村民將領到新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

“領到新的確權證后,我們可以用它抵押貸款,像我這個年齡每年領取流轉承包金就行了,還能享受各種惠民政策。我相信,我們農民的日子會越過越好!”高世山說著,臉上笑開了花。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