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更美好】賽娜玩:每一天都在向幸福邁進
2019-08-18 14:24:00 來源:新疆日報

□新疆日報記者/高娃

叫賣聲、鼓樂聲、歡笑聲……7月17日一大早,喀什古城景區就迎來了八方游客。“帽子上繡的是巴旦木花,這個是艾德萊斯小花帽,男孩女孩都 可以戴。”在一家手工藝品店,售貨員賽娜玩·麥麥提吐爾遜頭戴花帽、身穿艾德萊斯裙,用流利的普通話向顧客介紹店里的商品。

“游客很喜歡我的這身裝扮,都要跟我合影,也愿意找我買東西。上個月,我一個人的銷售額就有兩三萬塊錢。”和記者交談中,23歲的賽娜玩不 時露出燦爛的笑容,讓人很難想象她曾受宗教極端思想感染而自我封閉,甚至還要與家人斷絕關系。

■人生一度變得灰暗

店里沒有顧客的時候,賽娜玩就跟周圍店鋪的小姐妹學習跳舞。“我很喜歡跳舞,小時候的夢想就是成為舞蹈演員。但是爸爸去世后,我就不跳舞 了。”賽娜玩說。

小時候的賽娜玩活潑開朗,愛唱歌、跳舞。12歲那年,賽娜玩的父親去世了,她跟著爺爺一起生活,沒多久就輟學了。在爺爺的要求下,賽娜玩穿 起了長袍,也不再唱歌跳舞。

“爺爺要求我不跟‘異教徒’來往,否則死后一定下地獄。我特別害怕下地獄,從來不敢違背爺爺。”賽娜玩說。

16歲時,賽娜玩聽從爺爺的安排,嫁給了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男子,兩人通過“念尼卡”的方式結婚。從此以后,她的人生在所謂的“教法”“ 家規”中變得灰暗。

在宗教極端思想的侵蝕下,賽娜玩拒絕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不買沒有“清真”標識的物品,甚至最為親近的母親和哥哥也因不信教、不做禮拜 而被她當成“異教徒”。

受宗教極端思想的毒害,賽娜玩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但是親人們始終沒有放棄她,在母親的再三勸說下,賽娜玩到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習。

■讓更多人喜歡新疆

在培訓中心老師們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教育下,賽娜玩終于放下戒備,靜下心來審視自己的過去。“宗教極端思想讓我越來越無知,只有我的思想轉 變了,才能擺脫宗教極端思想的魔爪。”賽娜玩說。

她認真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還學習了電子商務課程。結業后,賽娜玩很快找到了工作。

賽娜玩覺得售貨員的工作很有意思,每天跟來自各地的游客聊天、打交道,充滿新鮮感。她認真工作,熱情對待每一位顧客,上班2個月就成為店 里的優秀員工。

“賽娜玩勤快,愛思考。她學過電子商務知識,來上班沒幾天就把網店開起來了。現在我們的商品線上線下一起賣,生意很不錯。”手工藝品店店主買合木提江·阿布都莫明說。

除了手工藝品店,買合木提江還在旁邊開了一家干果店,賽娜玩經常到店里幫忙。“除了干果,新疆還有很多好東西。以后我想自己開個公司,在賣新疆特產的同時,也把美麗的家鄉介紹給大家,讓更多人認識新疆,喜歡新疆。”賽娜玩說。

■好妹妹又回來了

這些年,有一件事一直壓在賽娜玩心里,讓她無法釋懷。18歲生日那天,賽娜玩的哥哥塔依爾江·麥麥提吐爾遜送給她一個粉色錢包當作禮物。那時的賽娜玩認為哥哥是“異教徒”,他送的禮物“不清真”,當著哥哥的面把錢包扔了出去。“到現在我還記得哥哥當時的樣子,眼神里都透著難過。我很后悔,真不該那樣傷哥哥的心。”賽娜玩說。

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前不久,在一次家庭聚會時,賽娜玩精心挑選了一個錢包送給哥哥,并誠心誠意向他道歉。收到了妹妹的禮物,塔依爾江摩挲著錢包良久,抬起頭笑著摸了摸賽娜玩的頭,“賽娜玩懂事了,我的好妹妹又回來了。”

最近賽娜玩家里正在籌備開一家飯店,辦手續、選址、采購、雇人……有很多事情要忙。看著賽娜玩為了家里的事情奔波忙碌,母親布瓦江·阿布都克里木倍感欣慰:“現在她性格開朗了,對親人們都很關心,我們一家人的關系越來越親了。”

擺脫了宗教極端思想的束縛,賽娜玩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朝前看,走在陽光里。現在的我,每一天都在向幸福邁進。”賽娜玩說。

責編:bj001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开奖结果